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这档在豆瓣还没有评分的综艺,竟然回答了现代女性们的终极困惑

  • yd111.com
  • 2019-03-21
  • 322人已阅读
简介文|漠一不久前,有个比较热的话题是「少年娘则国娘」,当时大家的关注点都放在了男性身上。

    文 |漠一

    不久前,有个比较热的话题是「少年娘则国娘」,当时大家的关注点都放在了男性身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「娘」怎么就成为了一个不好的词?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词所代表的「女性」是在什么时候被赋予了某种刻板印象,只能做某些特定的事情呢?

    

    这必须得警惕起来,不然《使女的故事》里女人只剩下生育功能的未来,可能也就不是危言耸听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《使女的故事》第二季

    

    现实虽然没有戏剧这么夸张,但《隐藏人物》这样改编自真实事件的电影,就讲明了在「全男性化」行业里,女性再厉害也只能成为「隐形功臣」的现实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近朱丹和西瓜视频合作的一档叫做《丹行线》的节目,就直面了女性可能会遇到的这些问题与困境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它有点让人想到今年很火的另一档旅行综艺《奇遇人生》,主持人朱丹是观察者,每一期去到一个地方,提出一种困惑,拜访一位女性。但与《奇遇人生》不同的是,《丹行线》提出的问题更聚焦在女性身上,像是女人要如何面对衰老和死亡,如何获得长久的幸福?女人如何选择人生的路,又如何度过苦难?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问题似乎有些太过沉重,但也触及到每位女性的现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是,这档节目,既是旅行,又是观察,更是在寻求生活的答案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到目前为止,唯一一档可以被称之为「女性主义」的综艺,它关注女性话题,并且从女性视角出发,走出个人式的画地为牢,以更多种生命和选择,来为我们诠释女性的可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节目在豆瓣虽然还没有评分,却把我看哭了的原因。在西瓜视频上,每一集只有15分钟的微综艺模式,很适合在碎片化的时间观看,也给人一种管窥生活的浓缩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能在这里看到做着各种艰难职业的女性,在「女性如何选择人生的路」这个问题上,她们是不折不扣剑走偏锋的那一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谁说女性必须要过某种生活呢?

    

    比如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上的助产士罗宾·莉姆,她因为妹妹难产去世,而决定帮助更多女人度过生育难关,卖掉了夏威夷的房子,舍弃了优渥的美国生活,搬来了医疗水平落后的印尼,在这里迎接了许多新生命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再比如在原始森林里从事野生动物保护事业的专家苏燕缇,工作环境的艰难与危险、偷猎者的仇恨、可能来自野生动物的伤害、保护苏门答腊虎团队中的唯一女性,种种这些因素加诸起来,苏燕缇完完全全打破了大众认知中,女性擅长做的工作、应该过的生活的偏见与刻板印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或许可以将这一批女性,称之为规则的建立者,她们看到了生活中那些不合理的规则,并勇于去挑战它们,改变它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她们所处的领域实在太过边缘,如果不是旅行将我们带入这块隐秘之地,我们几乎很难想象,在世界的角落,还有这样一批女性,宛若微光寻找微光,彼此映照,砥砺前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也能看到,另一类女性,以她们的乐观、开朗,甚至是感恩来面对生活中的苦难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比如在婆罗浮屠拍摄神像的无臂摄影师卢希达,她虽然没有双臂,但是依然能举起照相机,拍出美丽的画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说她之所以去拍那些没有手和头的佛陀,其实也是影射她自己,虽然有这个缺陷,还是有信心去开创一番事业去工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「永远都不可以灰心的。」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幸福而坚定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再像是第五期节目中朱丹拜访的莉优,过着很多人眼中的清贫生活,她和丈夫完全调换了传统家庭角色,以自己在清真寺中洗衣工的薪水养活全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莉优自己一点儿都不觉得苦,她说她因为这份工作感到很幸福,帮助人们朝拜是一件神圣的事情,真主会两倍奖励自己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两期节目在西瓜视频播出以后,那个朱丹在一开始提出的「女人如何度过苦难」的问题,不论是她自己还是观众似乎也都得到了解答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是谁规定了某种残缺、失去、清贫、辛劳,就是苦难呢?

    

    苦难的定义,如果只在我们心中;那么如何去度过苦难这个问题,也就不再成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于这些女性而言,她们的选择或许并不多,但是她们的世界,却比许多人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《丹行线》所关注的,也并不仅仅只有传统意义上的女性,最打动人、也最震撼的一种女性生活,出现在跨性别艺术家迪迪这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男扮女装跳起当地舞蹈的时候,比任何女人都要美丽,甚至还被称为「印尼梅兰芳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生活是不被大多数人理解的,但是他从1974年开始,就在坚持着以自身为载体,向整个社会推广跨性别艺术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在这个以女性为主角的节目里,他问出了当下被反复探讨,或许也是许多人想问的问题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大众已经对男性形成了固定的观念,但为什么男人要穿短裤T恤有肌肉?为什么女性要刻意打扮穿裙子涂口红?谁决定的?

    我从小就经历了什么呢?少数群体歧视,首先我是个像女性的男性,所以我就成了大众歧视的少数群体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当朱丹问他,如果有再来一生的机会,你希望自己是个男生还是女生?

    

    迪迪想了半秒,说:女生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后点点头笑了笑,特别美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关于性别气质的思考,在今年也是一个热门话题,而《丹行线》的女性主题,也以迪迪的人生为引子,延展到了更广阔的性别议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它的女性主题,涵盖到的还不仅仅是性别上的女性会存在的困境与迷惑,而是对性别气质、性别心理,甚至当下普遍存在的对两性二元划分认知的思考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作为一档综艺,《丹行线》难得地采用了纪录片+观察者的拍摄手法,朱丹几乎不施粉黛,展示了相当真实的旅行者的一面,镜头总是深入到受访者的工作生活中,给人一种浸入式的记录感。这在某种程度上和曾经执导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一季的导演程工有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像是在洗衣工的那一期中,就拍摄到了丈夫在生日时送花的场景,镜头在这里贴近了两人的脸庞拍摄,捕捉到了最动人的那个瞬间,带来一种无缝的真实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她下班回家的路途中,镜头则远远地跟着她拍摄,这种旁观式的拍摄真实而冷静,在展现人物日常的同时,也记录了城市的日常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导演程工冷静的拍摄手法,赋予了节目理性的记录的一面,而朱丹进入到这些受访者的生活中,与他们交谈,提出直接的问题,展露自己内心的困惑,则赋予了节目感性的观察的一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两面交织在一起,其实也构成了某种女性的象征,女性并非像我们向来所定义的那样,只可以是感性的、柔情的、软弱的、内化的;她们也可以理性冷静、坚韧强硬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些更多可能,便是《丹行线》想要为我们挖掘的未知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一年将尽,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是一个停下来,回看过去,整理自己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许许多多整理人生的方式里,有很多人会选择旅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节目的开始,《丹行线》也有一段关于旅行的话,「35岁这年,我决定开始一场不同于以往的旅行,我想遇到一些人,听到一些故事,问一些问题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遇到更多的人和故事,解答更多的问题与困惑,或许就是旅行意义的一种。它让我们走出自己熟悉的空间地域,因此也得以走出精神上的偏安一隅,看到更大的世界,看到更多不同的生命,也看到更多种人生的可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今年只剩下十几天了,换句话说,算是这一年在时间上的「山穷水尽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好在《丹行线》,用这些「女性们」的故事,为我们延长了、打开了这一年在另一种维度上的可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合作邮箱:irisfilm@qq.com

    微信:hongmomgs

    《武林怪兽》出人意料的好笑,它让人想起《东成西就》

    在讨论年度新导演的时候,遗漏这部电影绝对不可以

    周星驰、宁浩、韩寒、吴京……这是有史以来最疯狂的春节档

    

    《电影日子·2019电影历》

    365天,365部电影

    极致美学设计,增加生活的仪式感

    和我们一起

    把日子过成电影扫描二维码

    进入虹膜微店购买

文章评论

Top